当前位置:首页>教程>软件资讯>VUE宣布停运,腾讯5000万美金打了水漂?

VUE宣布停运,腾讯5000万美金打了水漂?

2022-11-19 17:19:04 所属:软件资讯

两年前,为了巩固短视频生态,腾讯以5000万美元全现金方式收购了一款短视频剪辑软件,但两年后的今天,它被宣布彻底放弃。

这款视频软件就是短视频剪辑软件鼻祖之一的VUE。

最终,VUE并没有凭借vlog成为“中国视频版的instagram”,而是成为了一滴时代的眼泪。

VUE官方微博的一纸告别书,让诸多老粉陷入回忆杀:

“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VUE vlog的支持与厚爱,由于项目组计划的调整,我们将于2022年9月30日59分停止VUE的运营,包括停止新用户注册、会员充值服务、并且关闭客户端部分功能,但你仍可以登录、浏览、下载你之前上传的视频。”

VUE vlog的官方账号拥有106万粉丝,这条告别声明下面,有202条声泪俱下的评论。

“已经用了5年,为什么毫无征兆地下架了?我所有的视频产出都是VUE,现在相当于程序员的Python没有了”“2022下半年的第一个噩耗,VUE用户心碎了”“用了快6年了,还冲了很久的会员,我的Vlog视频启蒙地,也是我用得最顺手的手机剪辑APP,剪过500多条视频,怎么就停了?”

事实上,如今的VUE早已不是5年前最初的那款产品。2020年,VUE被腾讯收购后,原有的VUE团队被抽调去开发腾讯的视频剪辑工具“秒剪”。似乎从那一刻起,VUE的命运就注定如此。

如今,VUE在腾讯内部被彻底放弃,令人唏嘘。事实上,重金收购,最终产品却被放弃,这在互联网行业并不是第一次,甚至在腾讯内部,也已有先例。早在2018年,腾讯还曾经收购过一款短视频制作工具“猫饼”。两年后,这款产品也是和VUE同样的命运——产品停运。

只是,资本层面的动作,很难快速补齐腾讯在短视频赛道的短板,如今,从微信生态长出的短视频号担起了腾讯发展短视频的重任。

为视频号剪辑而生的秒剪,能在剪映、快剪、必剪等诸多工具类产品中胜出吗?

VUE孕育秒剪

可以说,VUE见证了短视频行业的发展。

在所有的短视频剪辑软件中,VUE算是最早的一批。短视频发展初期,在欧阳娜娜等明星带动下,最火的内容形式就是Vlog,而VUE最初就是定位于Vlog的剪辑工具。

VUE成立于2016年,由于模板众多,曲库丰富,以及各种美颜效果,曾经在热爱视频制作的年轻人中很受欢迎。在发布6个月后,VUE在合并后又推出了另一款社区短视频应用,而VUE在2019年被升级为VUE vlog。

用媒体的描述,VUE曾经红极一时,在2019年总用户量突破1亿。

根据QM的数据,成立之后一年多时间,VUE到达300多万DAU。也正是在数据最好的一两年中,VUE有过来自真格基金、九合创投、贝塔斯曼等知名机构的3轮融资,被收购前的最后一轮发生在2017年3月,由愉悦资本投资。

从 3.0的版本开始,VUE全面转型成了 Vlog 社区。其创始人邝飞曾对媒体表示,2016年早在创业之初,就和天使投资人确立了公司愿景,要做“手机用户首选的视频创作和分享平台”,目标是成为中国视频版的Instagram。

但随着抖音快手的崛起,Vlog逐渐降温,取而代之的是15秒的短视频,VUE社区的短视频分享人数锐减,到2020年,产品DAU已经跌到45万。

在这个过程中,2019年5月,抖音剪映移动端上线。2019年9月,剪映上线剪同款专栏,让人人皆可创作。同月,剪映登上App Store的榜首。后来,快手也推出自己的剪辑工具快影。

平台推出剪辑工具,不单是让用户能够门槛更低的编辑和剪辑视频,更重要的是要建立自身社区的内容生态和调性。在这种情况下,第三方剪辑工具生存空间愈发狭窄。

2020年9月,VUE以5000万美金现金的价格卖身给腾讯。

前经纬创投投资人庄明浩曾经在自己的视频号上分析,从团队看,VUE的团队几乎全部来自豌豆荚,在产品设计和内容运营上经验比较丰富。此外,创始人之前是在微信工作的。也就是说,这次收购之后,创始团队大概率也会加入微信。

果然,没过多久,腾讯低调地上线了一款短视频工具,秒剪。虽然秒剪没有做什么推广,初期功能也暂时没对视频号做什么特殊设计,但通过主页设计,以及与第一版的功能对比来看,秒剪大概率出自VUE团队。

今年1月,微信向IOS用户发布了新版本,不仅可以体验“微信键盘”,另一个更大的亮点是,支持最多在一条朋友圈中发送20张图片,当超过9张图片后,软件将把图片制作成类似幻灯片的视频,用户可以选择视频模板、BGM,或者使用“秒剪”APP进一步创作。

这被认为是微信朋友圈向“秒剪”开绿灯的一次产品升级。

有产品经理分析,秒剪目前没有VUE当初做的好,但是,两款产品确实定位不一样,秒剪感觉就是为视频号服务的。

剪辑工具的战场在短视频平台

对于不少用户来说,VUE VLOG的离开过于突然。不过在业内看来,VUE VLOG停运似乎是必然,“自从被腾讯收购后,就没怎么更新过了,并且他们一直没有很好的商业模式支撑”。

一款视频剪辑工具通常的收入来源主要有两部分,一个是用户订阅会员,另一个是广告收入,这两个都以用户数量为基础,而VUE VLOG在这件事上,并不占优势。

目前市面上最常用的几款剪辑工具,大都是短视频平台推出的衍生工具,如抖音的剪映、快手的快影、B站的必剪以及百度旗下好看视频的度咔剪辑。

根据快手和B站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,平均月活用户达到5.98亿,B站拥有2.94亿月活用户,而洞见数据显示,抖音全系月活已达到9.5亿。而VUE VLOG即使是在Vlog最火爆的2019年,总安装用户也才刚破亿。

从技术上来讲,这些工具的服务能力相差无几,但如今剪映几乎独占鳌头,为什么会如此?

一位互联网运营分析:“剪映的产品定位清晰,就是告诉用户‘拍视频难?剪映来手把手教你’,创作者培训做到了极致,对于视频创作者来说,也可以通过售卖课程变现。据说创作者培训已成为一个很重要的增长动力。与之相比,VUE 等早期 Vlog 工具更多侧重让用户消费别人创作的内容,而现在这部分都被各视频类 APP 替代了,像是以卵击石。”

而VUE VLOG的剪辑逻辑仍停留在Vlog形式上,有用户吐槽,VUE如果不充钱,功能和时长都有限制,并且算法引导用户只拍180秒的视频,用标签绑架用户内容。

对于剪映、快影、必剪等剪辑工具来说,在产品持续地升级、完善中,技术已经不是用户增长的瓶颈了,他们的战场并不在他们本身,而是他们背后的平台。

视频剪辑工具跟短视频平台高度绑定,比如在剪映上剪辑的视频,可以一键同步到抖音平台,如果想要在其他平台发布,需要先下载到本地,再上传到平台上,繁琐的流程会让用户们的创作热情大打折扣。

视频剪辑工具用户增长的核心取决于用户对于短视频平台的粘性,如今抖音的月活已经超过了快手与B站的总和,快影、必剪若要赶超剪映,仍需把重点放在短视频平台的增长上。